这些精选的照片来自于方舟摄影(Photo Ark),一个由摄影师和国家地理研究员乔尔·萨尔托雷(Joel Sartore)创建的旨在拯救物种及其栖息地的纪录片项目。自2006年该项目开始以来,萨尔托雷已经拍摄了近1万个记录在案的物种。


文化

拯救物种,拯救世界

最近的一份联合国的报告指出,地球上的物种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走向灭绝,未来的走向完全取决于人类的行为。

Ted Alan Stedman

2019年,澳大利亚考拉基金会宣布:地球上的考拉已功能性灭绝。随之而来的是社交媒体的一片唱衰之声,恐慌接踵而至。然后,一个最重要的词汇辨析:其实考拉并没有像渡渡鸟或猛犸象那样“完全”灭绝,它们仍然还存活着。与“实际”灭绝的情况不同的是,“功能性”灭绝意味着科学家们认为种群数量增长得太少,无法繁衍后代。在考拉这个问题上,其实这种说法也存在很大的争议,因为在去年澳大利亚毁灭性的火灾之后得出了相互矛盾的结论。


其实,从想到考拉事实上真的已经消失了——从那一瞬间的遗憾中,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然而,这种经历可能会变得更加频繁。去年,455位专家根据他们的研究报告得出结论,预测出了前所未有的物种灭绝速度。联合国发布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这是一份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巨大反响的行动倡议书——它为我们敲响了尖锐而有力的警钟。科学家们经过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地球上的800万种物种中,有100万种因为人类的存在而正在面临灭绝的威胁。”


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首席科学家兼高级副总裁丽贝卡·肖(Rebecca Shaw)将物种的消失与我们人类的福祉命运联系在一起。“健康运转的生态系统提供清洁的空气、水和原材料,但我们正在以不可持续的速度利用这些资源。很明显,如果我们不尽快采取措施应对自然退化,包括物种灭绝,我们将难以继续生存。”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Red List)中有105,700多种物种,是世界上最全面的生物物种名录。考拉被列为“易危物种” (Vulnerable),是指现存一些快成为濒危物种的生物,这类面临灭绝的生物共分为三个类别(濒临灭绝、极度濒危,野生灭绝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一个类别)。该名录列举了超过28000种濒临灭绝的物种(40%的两栖动物、33%的珊瑚礁、25%的哺乳动物和14%的鸟类)。在美国,1973年的《濒危物种法》被用作致力于重建物种生存能力的法律工具。对于大多数濒危物种来说,我们现在开始行动起来还为时不晚; 以下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和/或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的名录上最受人关注的八个群体的最新信息。


雪豹
现状: 易危物种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雪豹作为高山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目前正处在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在南亚和中亚最高的山脉中,雪豹通常独自觅食和生活,它们在当地神话和传说中是转瞬即逝、幽灵般的存在的动物。雪豹厚厚的皮毛在它的岩石栖息地里伪装得很好,人们很少见到它,就算刻意去找也很难找得到。与其他大型猫科动物相比,这是一个辨识度非常低的物种——大约每39平方英里的范围内才能发现一只成年的雪豹。 该物种现存的具体数字不详,大约在3920只到到6390只左右。虽然雪豹与山地人共存了数千年,但由于与人类的冲突,雪豹现在可能濒临灭绝。 雪豹基金会(snowleopard.org), 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的雪豹保护组织,其执行理事Charu Mishra博士说:“雪豹被认为是所有大型猫科动物中最神秘、最具代表性的,在12个亚洲国家极其寒冷和险峻的山区环境中,它们的生存岌岌可危。”他说,它们的数量本来就很少。由于环境恶劣,再加上它们捕食的野生绵羊和山羊数量在不断减少。

曾经被认为地处偏远的雪豹栖息地,随着现在越来越多的山路开发工程,铁路修建工程和一些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高山生态系统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大大削弱了雪豹成功捕猎和繁殖的能力。米什拉说:“几乎从上个冰河世纪末期开始,雪豹就与牧人及其家畜共同生活在它们的栖息地,但如果有机会,它们也会捕食家畜,这就会导致牧人的报复行为。

为了帮助缓解冲突,雪豹基金会和其他动物保护组织正在与社区合作,提供教育和工具来帮助避免牲畜的死亡,同时创建可持续发展项目,帮助实现收入来源的多样化。米什拉说:“各国政府、执法机构和当地社区还需要做出全方位的、更多更大的努力,来阻止雪豹毛皮和骨骼的非法贸易,这种贸易在过去的十年中屡禁不止,而且交易量还有上升的趋势。”

去看它们: 伏伊格探险队 (voygr.com) 认为他们发起的“雪豹之旅”(Snow Leopard Tours)是在海拔一万多英尺的喀喇昆仑西部高原上发现这种珍稀物种的“千载难逢的机会”。为期14天、长途跋涉的“雪豹之旅”计划大部分时间会在印度管辖的拉达克地区的赫米斯国家公园(Hemis National Park)进行,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雪豹聚集地之一。

墨西哥灰狼

现状: 濒危物种(ESA,美国生态学学会 )

圈养繁殖项目帮助拯救北美最濒危的灰狼。


El lobo(狼的一种),这个名字在北美传说中并不陌生,它被描绘成了一个超自然的实体,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的墨西哥,它被视为战士的象征和狡猾的掠食者。但是墨西哥灰狼(纬度更靠北的灰狼的一个亚种)在20世纪中期在野外彻底灭绝了,主要是通过政府资助的狩猎、诱捕、投毒和将幼崽从洞穴中带走来实现的。野生狼曾经有成千上万的数量,但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它们在美国已经功能性地灭绝了,圈养的野狼数量也是屈指可数。


1976年,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将该物种列入《濒危物种法》,并与墨西哥合作,捕获了所有现存的野生狼。四只雄性狼和一只怀孕的雌性狼在墨西哥被活捉,并被用来启动一项圈养繁殖计划,该计划于1998年开始启动:11只墨西哥狼被释放到亚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的生态恢复区。截止到2018年,数据显示在野外环境中的32个狼群中,狼的总数量是131只,而人工圈养的狼数量有240只。他们又开始在历史上的活动范围内重新开始大量繁殖——但并非没有后顾之忧。


“墨西哥灰狼被根除是因为它们的存在与家畜有冲突。”克雷格·米勒说,他是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西南高级代表。“它们的整体数量增长比较缓慢,一方面是由于小群体在自然界中生存能力本身就比较差,另一方面由于它们会伤害家畜的天性,人类对它的敌意也是它们生存的一大障碍,因此它们的未来仍不确定。”


作为墨西哥灰狼生存的倡导者,野生动物保护者组织 (defenders.org) 与牧场主和野生动物管理者并肩工作,帮助减少狼和牲畜之间的冲突。当冲突发生时,有效的管理策略和对牧场主损失的补偿可以拯救狼的生命。 “围绕协作工作的伙伴关系改善了与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信任和沟通,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友谊。” 米勒说,“我们并非在所有问题上都能达成一致,但我们都同意通过协作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并支持人类和野生动物长期共存的解决方案。”


去看它们: WolfHorse Outfitters (wolfhorseoutfitters.com) 是一家美国本土的导游服务公司,专门从事组织到Gila和Aldo Leopold荒野地区的骑马探险活动,这两个区域都是墨西哥灰狼的据点。从新墨西哥州的银城出发,沿着古老的阿帕切族(Apache)的“拖狼小径”(Drag the Wolf Trail)进行多日的骑行,导游们一边带领骑行的游客一边留心狼的踪迹。

玳瑁海龟

现状: 极度濒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自古以来的幸存者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厄运和灭绝。


玳瑁海龟是进化成功的一个很棒的典型案例。海龟是一种古老而神奇的大型海洋动物,属于龟鳖纲,它的第一个标本可以追溯到大约2.3亿年前。作为和恐龙同一时代并存活至今的物种,它们是地球上最原始的爬行动物群体之一,它们在曾经的地球大灭绝中幸存了下来,并且现在仍然居住在这个星球上。玳瑁海龟不仅存活了下来,而且在数千年的时间里不断繁殖,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布,包括大西洋、印度和太平洋。


但是这个物种的进化属性很可能也是它在人类手中衰落的原因。玳瑁海龟身体扁平,有保护性的甲壳外壳,鳍状肢适于在开阔的海洋中游泳,玳瑁海龟与其他海龟的区别在于它们锋利弯曲的尖嘴和锯齿状的外壳。玳瑁海龟还有一个独特之处,那就是它的外壳会根据水温改变颜色——渔民们称之为珍贵美丽的调色板。它一直是用于装饰目的的龟壳材料的主要来源——这一致命的特征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海龟总体数量的下降。


根据《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在过去的100年里,玳瑁海龟已经失去了90%的种群,其中80%是在过去的10年里失去的。该公约禁止玳瑁海龟及其衍生产品的捕获和贸易。精确的统计数据很难计算,但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估计,全世界目前只有五个种群,大约有8000只海龟,每年只有1000只雌性海龟筑巢。在一个物种生存的全球计划中,这些数字是非常低的。


佛罗里达大学阿尔奇·卡尔海龟研究中心(accstr.ufl.edu)主任、著名教授Karen Bjorndal博士说:“如今,玳瑁海龟种群的总体数量如此之低,以至于它们再也无法发挥其生态作用了。” 人们捕杀玳瑁海龟来获取它的肉和蛋,但是最大的目的是要为了获得它们美丽的龟壳。珊瑚礁是它们的主要栖息地,它们的消失也给玳瑁海龟带来了更多的威胁。


去看它们: 玳瑁海龟经常出现在美属维尔京群岛圣克罗伊岛的清澈水域。为了捕捉水下的动作,N2theBlue Scuba Diving 潜水组织带领潜水员和浮潜者深入到海滩、珊瑚礁和鱼洞穴,这些地方都是已知的海龟栖息地,包括巴克岛,那里是海龟的巢穴。

黑犀牛

现状: 极度濒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钩唇犀牛目前面临着在20年内灭绝的危险。


可悲的是,非洲黑犀牛的灭绝可能是由人类原因所导致灭绝的最典型的案例。大约60年前,黑犀牛的数量约为10万头,但从1960年到1995年,黑犀牛的数量灾难性地下降了98%,1993年跌至创纪录的2300头。如今,它们的数量约为5500只。专家们说,犀牛数量的净减少可以归因于黑犀牛(事实上,包括五个种类的犀牛)所面临的两大威胁: 栖息地的丧失和偷猎。


“ 黑犀牛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正面临灭绝的威胁。” 帮助犀牛组织 (helpingrhinos.org),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西蒙·琼斯说。该组织是一个非盈利性组织,致力于保护濒临灭绝的动物,通过社区合作和教育引导等手段,确保物种在其自然栖息地的长期生存。“凭借其标志性的角,犀牛是非洲最具代表性的物种之一。可悲的是,犀牛这个强大的武器也正是它灭亡的根源。”


由于人们对犀牛角的强烈需求,黑犀牛目前仍然处于极度濒危状态。在黑市上,犀牛角被视为世界上最昂贵的商品之一。亚洲的消费者,尤其是越南和中国的消费者,通常会在医药偏方中使用牛角粉,有些人认为牛角粉是壮阳药(其实不是)。南非受到偷猎者的打击尤其严重; 非法活动的增长在2014年达到顶峰,有1215头犀牛在那里被偷猎。尽管偷猎行为最近已经在慢慢减少(2019年南非有594头犀牛被偷猎),但对黑犀牛的非法捕杀仍在继续将黑犀牛推向灭绝的边缘。 “我们需要做的是对人们进行思维模式的转变,并针对偷猎的根本原因展开教育。” 琼斯表示,“如果我们能够帮助消除经济刺激,保护它重要的栖息地,黑犀牛作为一个物种将会有更大的生存机会。”


去看它们: 奥佩亚塔野生动物保护区 (olpejetaconservancy.org) 拥有东非最大数量的黑犀牛(超过130只),它与“帮助犀牛组织”和一些其他组织合作,为该物种提供了一个安全的避难所。游客们可以在它的帐篷营地和小木屋里近距离接触一些受保护的动物,还可以探索位于肯尼亚莱基皮亚地区的9万英亩私人保护区的偏远地区。

小头鼠海豚

现状: 极度濒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这种世界上最稀有的海洋哺乳动物被认为处于不可逆转的灭绝之中,现在状况暂时得到了缓解。


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上海湾(Upper Gulf),巴哈半岛与墨西哥大陆交汇的地方,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一个意想不到的发现使拯救世界上最濒危的海洋哺乳动物——特有的小头鼠海豚的希望重新燃起。在保护巡逻期间,海洋守护者协会(Sea Shepherd)的“M/V Sharpie”号上的船员在8月拍摄了两张小头鼠海豚的照片,随后在9月又拍摄了四张。根据该报告,记录的六只小头鼠海豚是“成年的,看起来健康状况良好”,这对自然资源保护论者来说是一个福音,因为距他们之前的估计,目前世界上的小头鼠海豚的数量只有19到30只。


对于神秘莫测、难以捉摸的墨西哥小头鼠海豚来说,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好消息但同时又是个如履薄冰的转折性事件。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预测,到2018年,这种小头鼠海豚可能会灭绝。“Vaquitas”在西班牙语中的意思为“小母牛”,这种4.5英尺长、眼睛周围有独特黑眼圈的小海豚是鲸目动物中体积最小的——鲸目动物还包括鲸鱼和海豚。当科学家在1950年首次发现这个物种时,他们很快意识到它正走向灭绝。石首鱼的鱼鳔在中国被视为美味佳肴。1975年,墨西哥宣布捕捉石首鱼为非法,然而非法捕捞并未停止,而附带渔获物小头鼠海豚的死亡是意料之外的结果。


到2005年,小头鼠海豚的数量已经锐减至200只,墨西哥政府对科学家的呼吁做出了回应,将海湾的一部分指定为小头鼠海豚保护区。 后来,实践证明通过圈养的方法保护它们是不可取的:两只雌性小头鼠海豚在游泳围栏之中生活时,显示出了明显的紧张焦虑的症状,一只在放生后就死亡了。现在强制执行渔网禁令是因为大家都达成了关于恢复海洋濒危生物的共识,这也已经成为 海洋守护者协会 (seashepherd.org)的主要职责.


在过去的五年里,海洋守护者协会通过“米拉戈行动”在上海湾巡逻,监控偷猎行为,共收回了990张、总长约120英里的渔网。生态保护的积极分子和卧底特工也都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努力。“记录小头鼠海豚的实况非常重要,”海洋守护者协会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保罗·沃森船长说,“我们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工作,致力于消除刺网对小头鼠海豚造成的威胁。”


去看它们: 在总数量如此稀少的情况下,能在墨西哥的科尔特斯海看到小头鼠海豚的几率是非常小的,而且没有旅游经营者组织类似的行程。然而,非盈利组织Viva Vaquita (vivavaquita.org) 定期组织船只到上海湾记录小头鼠海豚的出没情况,并进行研究,还经常接受参与者的咨询。


蓝喉金刚鹦鹉

现状: 极度濒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从灭绝的边缘被拯救出来的玻利维亚“蓝胡子”金刚鹦鹉目前的生存现状岌岌可危。


蓝喉金刚鹦鹉可能是鸟类中最稀有的一种,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物种,如此鲜为人知,以至于科学家们认为它已经在野外完全灭绝了,直到1992年在玻利维亚中北部重新被发现。蓝喉金刚鹦鹉(Ara glaucogularis)不像其他金刚鹦鹉那样生活在森林中,它们仅出现在小的筑巢群体中。这种高度适应的物种只生长在棕榈树岛屿上,这些岛屿位于每年洪水泛滥的贝尼大草原(Beni savannas)上。由于其引人注目的羽毛和有限的繁殖栖息地,这个物种行将灭亡的厄运似乎是命中注定的。


由美国鸟类保护协会资助的玻利维亚非营利组织 Asociación Armonía (armoniabolivia.org)的执行主任罗德里戈·索瑞亚解释说:“由于国际宠物市场的大量偷猎,它们几乎要灭绝了。


不过到了21世纪初,这种灭绝的威胁已经大大减少了,这都多亏了阿尔美尼亚地区的教育运动、保护工作和保护鸟类的政治决定。目前所面临的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对贝尼大草原的不可持续的畜牧业管理方式。”


当地人称这种稀有的金刚鹦鹉为“蓝胡子”鹦鹉,它以喙下独特的蓝色斑点而闻名,在80年代的非法鹦鹉交易热潮中备受追捧。尽管人们认为这种独特的鸟类在野外已经灭绝,但不知何故,它们持续不断地在国外交易市场出现,而且来源不明。玻利维亚的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求助于这种鸟类历史栖息地的老猎人,他们帮助绘制了棕榈树岛屿的地图,在那里大约有50只蓝喉金刚鹦鹉得以生存。


如今,该物种的数量正在缓慢上升。去年,在贝尼大草原建立了兰尼·里克曼蓝喉金刚鹦鹉保护区,极大地推动了阿莫尼亚协会(Asociación Armonía)的生态恢复工作。连同现有的巴尔巴阿祖尔自然保护区,11,680英亩的受保护地区现在共同致力于该物种的恢复保护工作。在过去的两年里,在人工巢箱中共羽化出了81只蓝喉金刚鹦鹉的雏鸟——这对该物种如今大约450只鸟的总数量做出了重要贡献。


去看它们:由非盈利组织阿莫尼亚协会建立的巴尔巴阿祖尔自然保护区位于玻利维亚偏远的贝尼热带草原地区,这里是当地特有的蓝喉金刚鹦鹉的栖息地。保护区为游客提供小木屋,包括膳食、乘船游览、骑马和无障碍接触通道 (非常受观鸟者和摄影师的欢迎)。

红毛猩猩

现状: 极度濒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我们的类人猿近亲之一象征着面对“进步”的生存权。


数据着实令人吃惊: 在过去的75年里,世界上大约80%的红毛猩猩种群消失了。红毛猩猩曾经遍布亚洲的森林,现在只在印度尼西亚的两个岛屿——苏门答腊(Sumatra)和婆罗洲(Borneo,加里曼丹的旧称)才能发现它们的踪迹。一百年前,人们认为野生红毛猩猩的数量有31.5万只。保护组织现在表示,苏门答腊岛现存的红毛猩猩只剩下不到1.46万只,婆罗洲不到5.4万只。


国际红毛猩猩基金会 (orangutan.org) 主席勃鲁特·玛丽·加尔迪卡斯(Biruté Mary Galdikas)博士被认为是国际上研究红毛猩猩最权威的专家,他解释说:“随着印尼的森林越来越受到造纸厂的工业纸浆、棕榈油种植园和人口增长等因素的破坏,人类和当地野生动物之间的冲突已经升级。 由于偷猎和栖息地的破坏,有生存能力的红毛猩猩数量正处于灭绝的边缘,它们可能会在未来50年内完全消失(除了国家公园和保护区之外)。加尔迪卡斯说:“原始雨林的破坏导致了野生红毛猩猩数量的减少,它们面临着偷猎、饥饿、被盗和被当做宠物非法贩卖的危险。”


砍伐森林对红毛猩猩构成了最大的威胁,红毛猩猩是一种生活在树上的物种,它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树上度过,95%的食物都在树上。用于开垦农田的大火破坏了它们赖以生存的栖息地,有时甚至直接害死了红毛猩猩。那些设法逃脱的红毛猩猩经常被种植园工人作为农业危害物杀死。令人不安的是,对肉类的捕猎也继续威胁着这个物种。红毛猩猩母亲们常常为了救孩子而被杀害,幼年的红毛猩猩在黑市上被当作宠物出售。有幸获救的刚出生的红毛猩猩由志愿者帮助他们康复,等它们长大后再重新放归野外。

红毛猩猩数量最多的地方是婆罗洲南部的丹戎普丁国家公园(Tanjung Puting National Park),那里有1174平方英里的低洼沼泽栖息地,坐落在一个伸入爪哇海的半岛上。这个国家公园是加尔迪卡斯建立“利基营地”的地方,该营地以她的导师路易斯·利基(Louis Leakey)博士的名字命名,这位著名的古人类学家因其记录人类进化的工作而闻名。该营地的主要功能是为科学家、工作人员、学生和国家公园的管理员提供一个研究红毛猩猩的基地。但是这个避难所却接连受到攻击。 自2016年以来,大量偷猎者和贩运者卷土重来,目标不仅是红毛猩猩,还有鸣禽、黑熊和其他灵长类动物。


去看它们: 印度尼西亚探险旅行社 (adventureindonesia.com) 在舟戎普廷国家公园举办的为期多日的河上狩猎之旅,参加的游客们可以乘船近距离观察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红毛猩猩。该公园位于印度尼西亚的中加里曼丹(Kalimantan Tengah,在婆罗洲岛中部地区),是著名的利基营地所在地,游客们可以在这里和护林员一起观看成熟的红毛猩猩被重新放归雨林。

北极熊

现状: 易危物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北极圈里位于食物链顶端的捕食者如履薄冰 (生存的前景非常不乐观)。


在北半球,也许没有其他濒危物种能像北极熊一样,成为全球气候变化影响的风向标。它们所面临的困境是有据可查的——这是气温上升和北极海冰消失的直接后果——北极熊通常利用北极海冰来进行捕猎、交配和迁徙,在某些地方还用来储存猎物。随着北极变暖,北极熊也变得越来越容易被饿死。 该物种通过捕猎海豹获得其绝大部分能量摄入,而春季(它们主要的狩猎季节)栖息地的丧失对它的影响是毁灭性的。北极熊利用这段时间储存了大量的脂肪,在没有海冰的时候,这些脂肪可以帮助它们度过夏天。北极熊在不进食的时候,每天大约会减少两磅的体重,它们在夏季猎食的时间越长,在冰雪融化之前的生存下来的机会就越大。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生物科学系教授、国际北极熊 (polarbearsinternational.org)非盈利性动物保护组织的顾问安德鲁·德罗彻博士说,气候数据和数量研究对北极熊的生存可能性做出了令人担忧的预测。“我们正在努力搞清楚在一年之内北极熊和它们赖以生存的海冰之间究竟是个什么关系。我们的评估表明,如果一年无冰期超过180天,由于存活率低和繁殖能力下降,种群的整体数量将开始下降。超过210个无冰日,存活和繁殖将会非常之低,以至于一个种群将走向灭绝,”他说。


“根据我们的分析,按最好的情况预期,在加拿大的北极地区和格陵兰岛北部,北极熊这个物种将能持续存活到2100年,”德罗彻博士解释道。“北极地区有19个北极熊种群,每个种群都面临着不同的问题和挑战。一些种群正以每十年30天的速度失去海冰,而另一些种群每十年只失去6-12天。我们有明确的迹象表明,在19个种群中有3个种群的北极熊数量正在下降。” 每个种群都面临的不同的问题和挑战。


去看它们: 岸边,北极熊聚集在丘吉尔镇附近,在那里,懒熊探险旅行社 (lazybearlodge.com) 举办短途旅行从他们宽敞的小屋出发,带游客去看北美最大的食肉动物之一——北极熊。根据不同的季节特点,住店客人有机会乘船,坐穿梭车或定制的北极履带车近距离观察北极熊,和它们亲密接触。

即刻关注 至臻权益